(二)

    热浪一波一波,放佛心口要着火是似的。

    李伯汗水湿透了整个衣服,模糊中看见一直火鸟煽动着翅膀。

    突然远处传来说话声音,越来越近。道士把李伯按在地上,俯下身躯,给小伯轻声道“有人来了”。

    李伯那里会想,热浪冲击的视线模糊起来,耳朵却听的越来越清晰,仿佛有大叫人叫“火凤凰、火凤凰’’就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道士屏住呼吸,凝神关注。

    不远处已站黑白红黄蓝五人,

    一个穿红色道袍老者说,“老大,咋弟兄五人,一路找好,好不容易,终于寻的此圣物落生之处。若能降此圣兽,方可助我 教一统九州,事半功倍’’。

    黄色老道沉思片刻,眼神中露出几分忧伤。“吾主已转世多年,缺不知生在何方!若师尊能,加以授道,也不负仙师和道友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色道士诡异的笑着说“老大,听说我教之宝混元金斗,内按叁才,包藏天地之妙,因果不知,劫数不显,神通不明。若有此宝,可知我主去向,可惜我教三霄师叔祖在封神大战中不幸阵亡,混元金斗,也不知去向。”

    他们五人已按五行方位摆成阵列,各祭器法器,将火凤凰困在阵中。

    道士嘴角露出微笑,口中叹道“五行道人啊,五行道人!当年要不是你们,我也不会逐出我教。”情不自禁的泪水已湿衣襟,落在怀中昏迷的李小伯脸上,被一丝丝的凉惊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