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你的脸

  第六章 你的脸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志哥,咋没弄条鱼?”一琢磨,原来桌上有菜有肉,却没有鱼。

    生活在黄河边上的,尤其是我们这类直接和黄河打交道的人,鱼是最普遍的下酒菜,弄条两三斤的草鱼,剁成块,放一包酸菜,煮个十几二十分钟,一锅香喷喷的酸菜鱼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其实吃什么,我无所谓,也不过是随口这么一问,没想到我话音刚落,李国志夹菜的筷子僵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鱼!”顿了几秒钟,李国志冷冷道。

    我们明显感觉到他原本十分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悦。

    大老爷们,咋还不吃鱼?看他有些不悦,我也没再问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十分别扭,吃完后他也没留我再坐会儿,可当我即将走到大门口时,他开口喊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背后传来了李国志颤抖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转过身:“嗯?志哥,还有啥事?”

    “兄弟!人的一生不容易,咱们不过是天地间的一粒尘埃,太渺小,太卑微,也太脆弱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!”

    这话他是一个字一个字喊出来的,吐字很清楚,我却听得云里雾里,这话听得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,喝醉了?怎么说起“心灵鸡汤”了!

    我朝李国志摆了摆手,就回了宿舍,主要是也不知道回应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我请了假去找刘所长。

    河口区派出所距离我们三十几里路,找到副局长办公室时还不到九点。

    “刘局长!”

    他办公室的门大敞着,我站在门口礼貌性地轻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?——请进吧!有事?”

    刘局长抬头看到我,似乎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再多啰嗦,直接开门见山:“刘局长,我想问问黄河里打捞上来的那几个黑箱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刘局长明显愣了一下,手里的笔“啪嗒”一声掉到了地上:“你……你打问这东西干啥?”

    语气顿时变得不甚友好起来。

    干脆我也不再隐瞒,在派出所所长面前,怕是想隐瞒也隐瞒不住,如果撒谎,到时候万一被戳穿反而更不好。

    我把十几年前的事简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刘所长弯腰捡起笔,声音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父亲的失踪和当年他带回的乌黑的球状物有关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我把话说完,刘所长就摆了摆手:“小兄弟,实话告诉你吧!黄河里打捞上来的那些东西和几件陈年大案有关,是上级指定的任务,我们也正在查,过多的信息实在是不方便透露。”

    我再想开口,他就推脱说自己有事。奶奶的!傻子也能看得出,这是在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出了派出所,我一肚子气,妈的!俩人都不告诉我,老子自己查!

    可冷静下来一琢磨,也并非全无收获,我能明显感觉到当我提到箱子里的黑石头时,李国志和刘所长都表现得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由此更可以断定,这些打捞上来的“煤球”一定不是普通的东西。

    神游了一路,不知不觉间回到了站里,一进大门就看到院子里停着两辆轿车。

    糟糕!一定是水利局来人检查了,我正想脚底抹油开溜,就听到有人在喊我:“鲁东,你来的正好,我给介绍一下咱们的大领导啊!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就知道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贺站长!”

    转过身,就看到十

  第六章 你的脸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