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吊死的男孩是谁

  第八章 吊死的男孩是谁 (第1/2页)

    赶紧结完账,我追上刚刚离开的护士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刚才说的小孩是不是河王村的?”

    “叫谁大姐呢!”护士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你才小姐呢”

    我连连道歉:“不好意思,美女!太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打量了我一番:“算了算啦!刚才的话你听到了……我也是听别的同事说的,就知道是住院部三楼的小孩,别的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朝着我双手一摊,就推着小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男孩兄弟俩先发现了河底的奇怪东西,我又想到男孩邻居在河边转述男孩娘的话——我儿子是被害死的——总觉得男孩可能知道些什么。刘所长嘴里应该问不出什么了,如果小男孩还活着,没准是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赶紧来到了住院部三楼。

    一大早住院部三楼的人并不多,护士站只有一个年轻护士在值班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想问一下前几天警.察送来的男孩住几号病房?对了!是义和镇河王村的。”

    护士用异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遍:“你打问他干啥?”语气不是很友好。

    “奥!我……我看看有没有拉下啥东西。”看这护士的态度,我猜到男孩应该是出事了,便灵机一动,胡诌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远房表舅,我这表外甥命苦,全家先后都出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护士很不好意思地朝我连连道歉:“啊?这……实在不好意思啊!孩子现在住在312病房,这两天知道父母出事后,哭得死去活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内心一颤:“人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护士不好意思笑了笑:“我是早晨来上班的,这个还真不太清楚,听昨晚值夜班的同事说,好像……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312病房的门开着,里面有三张床,靠门的那张床.上坐着个老头,手里端着饭菜,看着吃的还挺香,一旁坐着个中年妇女,瞅着模样像是老头的闺女。

    里面两张床空着,不过中间床的床头挂着一件小孩的上衣。

    “大爷,这病房里之前是不是住着个男孩?”

    老头放下碗,用手背摸了一下嘴:“哎!昨晚上吊喽。是个好孩子啊!就是命太苦……”

    环视了一圈,312是普通病房,天花板上倒是有个风扇,不过距离地面挺高的,想用来上吊也栓不上绳子,挂吊瓶的架子又太矮,人是怎么吊死的呢?况且老头还在病房里,这么大一个活人上吊,动静一定不小,他咋会听不到呢?

    “大爷,那孩子咋上的吊?”

    没想到老头摇了摇头:“昨晚我家妮子接我回去住了一晚,这才刚回来没半小时——听说是在厕所里吊死的,发现时人已经死透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心彻底凉了,看来注定我又一次寻父无望。

    刚转身准备离开,就看到一个双眼红.肿的男孩站在我身后,看情景是想进屋,被我挡住道了。

    看清这孩子的样子,我吓得“啊”的一声,连连后退了好几步,后脑勺重重撞在了病房门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已经……”因为紧张,我话已经说不成流。

    小男孩满脸诧异地看着我,眼睛眨了眨,一副全然不知的样子。

    身后的老头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都咳嗽了起来:“小伙子,看你胆子小的,别误会啊!昨晚上吊的不是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手心都是汗,扶着门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

  第八章 吊死的男孩是谁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