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消失的浮尸

  第九章 消失的浮尸 (第1/2页)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赶紧解释:“我是黄河水利站的职员,玉珏兄弟俩出事那天,是我第一个赶到现场的,今天恰好来医院办点事,就顺便看看玉珏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一半真一半假,没毛病。

    美女看了王玉珏一眼,应该是收到了肯定的眼神,对我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!我……我是他小姨。”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一聊才知道,王玉珏的小姨叫吴宇辉,姐姐和姐夫去世后的这两天,就是她在照顾住院的外甥。巧的是吴宇辉是女刑警,就在医院旁边的辖区派出所上班,她也觉得姐夫两口子和大外甥的死十分可疑,于是看到陌生人在和小外甥聊天,条件发射般地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通过聊天,能感觉得到吴宇辉是个性情直爽的辣妹子,我便把自己了解到的信息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吴宇辉一边听一边点头。

    “和我想的差不多,我今天就带玉珏出院,你……你留个微信吧!有案子的信息咱们共享啊!”说完拿出手机,点出微信二维码。

    我本想就刚才问题继续问王玉珏,如果知道让他捞黑箱子的老头是谁,岂不就有机会查到黑箱子里的“煤球”是啥东西啦?

    看到吴宇辉着急带王玉珏出院,我只好克制住这种迫切的想法,转念一想,既然王玉珏人没事,还跟着当刑警的小姨,我又有她小姨的联系方式,就不急于一时了。

    况且我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个想法——这恰好是个联系吴宇辉的好机会。美女嘛!对我这个年龄的正常男人根本没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回到站里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田振他们几个去巡河了,于晋托付给了吴敬涵和韩彬华。看到于晋已经恢复了意识,好像脸上的枣状疙瘩也没有昨晚多,我心里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来老爸的方法管用,我也算无意中显摆了一次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次我对他而言可是救命之恩,如果于晋是女孩的话,怎么也该以身相许,想到这里,我不自觉地瞟了一眼吴敬涵。

    昨天泡于晋的白酒已经变成褐黄色,而且腥臭无比,肯定不能用了,我和韩彬华倒掉后,正准备往水缸里重新倒白酒,就听到田振从外面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咋了,振哥?”

    田振把上衣往一旁的椅子上一扔,怒气冲冲地嘟囔:“还不是区派出所的警察,简直把我们当成了专业捞尸员了,咱们的本职工作可是巡河员。”说完还忍不住又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黄河里又发现浮尸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天下雨中投河的妇女,都找了好几天,愣是没找到她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王玉珏的娘,我心中再次浮现出王玉珏双眼红肿的样子,顿时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“没准被水里杂草或者木棍子之类的东西挂住了,下那么大的雨,她又是有心寻死,应该是淹死了。”我随口劝解田振。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,水中的浮尸三到五天都会浮到水面上!”

    吴敬涵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,让我和田振预料未及,几乎同时下意识望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咋知道?难不成水里的尸体给你托梦了?”田振一本正经的开玩笑,惹得吴敬涵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我忙打圆场:“别听他胡说——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嘛?”

    吴敬涵点点头:“水中的尸体在水里泡上三

  第九章 消失的浮尸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