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黄河博物馆

  第十五章 黄河博物馆 (第1/2页)

    我正听得入迷,迫切想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啥邪乎事,谁知老王说到这里却停住了,抬头一看,人竟然歪着头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个人相视哈哈一笑,看来这白蛇的故事,还得下次才能听完。

    我很想听完这个故事,除了好奇心作祟外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那就是那晚在黄河边昏迷前看到的白影。

    其实第一次听老王提到白蛇时,我有有种大胆的想法:一闪而过的长条形白影会不会是条巨蛇呢!

    老王媳妇端上几个热腾腾的馒头:“快吃吧!别管你王叔了,他没一两个钟头,不会醒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只得收了收心。

    下午我没事做,就留在老王家帮着老王家媳妇晒家具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老家具,放在这里好多年了,你王叔就是舍不得扔。”

    老王媳妇打开偏房,指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。

    前晚的雨太大,偏房进了水,老王两口子本想下午搬出去晒晒,谁知道老家伙喝了两杯酒便睡了过去,这活只能我来干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个多小时,累得我满头大汗,总算搬完了,更让我叫苦的是我还得留下,日落前再帮她搬回去。

    老王媳妇趁机拿着扫帚进去打扫打扫,我闲着无聊就随手翻开抽屉里旧相册。

    随手翻了几页,前面的照片都很旧,还有几张是黑白的,看着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老王原来当过兵!!

    转念一想,这也不稀奇,平白无故的谁能当上村支书。

    很快就翻到了相册的最一页,那是几张看着很有年代感的黑白照片,忽然我视线扫到了其中一张照片上,顿时被照片上的一个人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四人合影,看着勾肩搭背的样子,四个年轻人关系应该不错,我第一眼先是认出了老王,他咧嘴笑着,年轻时的老王虽然称不上帅,但很精神。

    老王的左边站着个瘦子,刚开始我只是觉得眼熟,仔细一看,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竟然是老洪,老洪右臂勾住老王的肩膀,很显然俩人应该很熟。

    老洪竟然和老王认识,那为什么当天他俩好像是陌生人一样?回想那天下午第一次下河打捞整个过程,他俩都没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婶子,这……这照片是啥时候拍的?”我有些语无伦次,其实照片左下角明明印着时间。

    “一九八五年五月四日厂大门口拍照留念。”照片应该是拍摄于三十年前,我其实是想问怎么会有这么一张照片,老王怎么会认识老洪?

    老王媳妇用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汗,接过相册瞅了两眼:“奥!这是你王叔部队复原后当保安时和同事拍的,好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信息量很大,三十年前老王当过保安,而且还和老洪是同事?这么说这个厂子就是姚利国口中的那家制药厂?

    看我发愣,老王媳妇问:“咋了?”

    我忙摆了摆手:“没事,没事!就是觉得好奇——另外几个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老王媳妇仔细看了几眼:“他们几个好像是同一年进入的厂子,厂子倒闭后你王叔就回了村,和他们没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想再问,看老王

  第十五章 黄河博物馆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