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死亡真相

  第十八章 死亡真相 (第1/2页)

    那个时代信息传播的慢,可这事还是不胫而走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黄河下游一带,老王说就算是三十年后的现在,你问这附近的老人,大都知道这事。

    李四带着老婆孩子回到家,他也愁啊!不管咋说总归是自己的骨肉,常言道“血浓于水”,不能就这么扔掉,只好先养着吧!之后河王村还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:李四媳妇生孩子这天,正好是他带人捉白蛇的一周年,这是白蛇复仇来了。

    三十年前百姓们大都喜欢传播这类神神叨叨的事,不管真假,其实传播者本人并不在乎是真是假,即使传言听起来不可逻辑十分离谱,但他们宁可相信是真的。

    转眼间又过去了一年多,李四的孩子也已经一岁多,背后里街坊们都叫他蛇孩。

    正常的孩子一岁多都会走路,也能喊“爸爸”等简单的词,可蛇孩却只会在地上爬,速度还出奇地快,也不会说话,嘴巴里一直发出这“嗖嗖嗖”的声音,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他对着人傻笑时,总喜欢吐着吐舌头。

    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,在蛇孩出生后的三年内,也就是一九八九年前,李四全家先后意外去世,当时也有人怀疑过他全家人的死因,可表面上有的是车祸,有的是火灾,都属于意外。

    后来蛇孩也不见了,至于他的下落,众说纷纭,有人说他死了,也有人说他被一群神秘人带走了,对于这两种说法,相信支持后一种说法的人更多,因为在李四出车祸的那天下午,下了一场大雨,有好几个街坊看到大雨中一辆车停到了李四院门前,带走了蛇孩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事都快过去了快三十年,真真假假谁又能说的清呢?

    老王干掉最后一口酒,朝我笑了笑,,压低嗓音:“兄弟今晚也没有外人,我告诉你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啥秘密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说过黄河博物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记得,里面摆着很多和黄河有关的物件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里面看到过一个做成标本的蛇孩,据说就是李四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我浑身像是被电了一下,看来在河底打捞上来的畸形小孩标本还真是来自这个博物馆。

    俩人聊到半夜,一人一瓶酒也都喝得底朝天。

    第二天市里来了一辆商务车停到了坝屋子旁边的空地上,车上下来四五个戴眼镜的人,其中三个稍微年轻点,估摸着有四十来岁,五个人看起来都文质彬彬的。

    派出所刘所长和老王找到我。

    “小刘,那几位是市局派来的专家,来做化验的,你这坝屋子位置挺合适,能不能借用一下?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我到派出所找他问黑箱子的事,他对我一顿应付后,我对这个副所长就没什么好印象,反正我也不犯法,没必要鸟他。

    本想拒绝,可看到一旁老王双眼红.肿地看着我,眼神里带着期许,我一下子心软了。

    “随便吧!我这里简陋,也没个坐的地方。”我不冷不热地回道。

    刘所长双手一拍,这个好办,他朝身后喊了一声,很快几个警.察从车上搬来几个马扎和小桌子,另外还有茶壶茶碗等,全都摆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几个专家先是坐着边喝茶边商量

  第十八章 死亡真相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