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细思极恐

  第二十章 细思极恐 (第1/2页)

    再一问才知道,对方是人民医院那一片辖区派出所的队长,也是吴宇辉的同事。

    赶到医院时,几个警.察聚在病房门口小声说着什么,个个愁眉苦脸,看到我走过来,全都不说话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吴宇辉是在这间病房吧?我是……是他朋友。”警.察们不主动说话,我只好开口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 “宇辉的朋友?你是水利站的职员,姓刘?”一个胖警.察问我。

    “对啊!我叫刘鲁东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电话就是我接的,你跟我进来吧!”说着带我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我看到整个脑袋被白布包裹着的吴宇辉,鲜血浸透了白纱布,嘴唇发紫,脸如白纸,心一下子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是咋出的车祸?”

    胖警.察回道:“昨天晚上下班时被撞的,已经立了案。”

    “立案?”我一惊,“你的意思是这不是意外?”

    胖警.察摇了摇头:“目前还没有结论,刚才我们还在讨论这事,你是她朋友,我也不妨直言不讳地告诉你,已经调出了昨晚车祸前的监控,我们发现肇事车辆从一开始就尾随着宇辉,所以我们怀疑这次车祸并不是意外,而是早有蓄谋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:“能看清车牌号?”

    “能!但没什么用,因为车主早在半年前就去世了,应该是套牌。”

    说着胖警.察递给我一张照片:“120赶到现场时,人已经基本失去了意识,当时赶到的医生发现宇辉手里攥着一张照片,并含糊地说了好几遍‘给水利站的小刘’,我想她说的小刘应该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这是一张旧黑白照片,沾着不少血迹,只看了一眼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——怎么会是这张照片?

    胖警.察忙问我:“你……你知道这是什么照片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先指着照片上的几个人:“这个是我们站的一个老同事,也就是几天前被不知名动物咬死在黄河边上的巡河人,他旁边的姓王,是河王村的村支书,另外两个人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这张照片竟然是前几天在老王家看到的那张四人的黑白照片。到底什么情况!照片怎么会在吴宇辉的手里?

    我把知道的关于这种照片的事讲了一遍,听得几个警.察都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能想到宇辉为什么想给你看这张照片?”胖警.察继续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回道:“或许和照片上的这几个人有关吧!”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了王玉珏,赶紧问:“你们有没有看到她外甥?”

    几个警.察互相看了一眼,视线又都定格到我脸上:“什么外甥?”

    “吴宇辉的外甥啊!叫王玉珏,十来岁。”

    胖警.察挠了挠头:“兄弟,你没弄错吧!吴宇辉哪来的外甥?她是独生女,既没有姐姐也没有妹妹,怎么会有外甥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我懵了,一下子觉得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看着几个警.察的表情,应该不是开玩笑,相对于我,肯定是他们更了解吴宇辉……

    吴宇辉没有外甥,那之前在医院的一幕怎么解释?王玉珏明明叫她小姨,看关系他们俩也很亲密,不像有假啊!

    看我发愣,胖警.察又问我:“你说的是前几天从黄河边上送到医院

  第二十章 细思极恐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