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九章 体内的东西

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体内的东西 (第1/2页)

    这是个黑瘦精干的老头,身高不足一米六,浑身黢黑,模样也奇丑无比,仔细看,应该是毁过容,此时直挺挺地躺在地上,双眼圆瞪,明显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怎么回事?他怎么死啦?”

    我这话一出口,才注意到道济和妙真此刻都满脸惊讶地看着我,好像突然不认识我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见此情景,我话锋一转,忙问他俩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妙真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轻声问我,这样的表情扣在一个十几岁小女孩的脸上,显得十分不相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刘鲁东啊!你们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道济随即开口:“你的真实身份是谁?”

    声音同样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我啊!毕业后在东营市河口区黄河水利站上班,前段时间单位合并,我又加入到了河口区派出所刑警大队,不过前天已经辞职……”

    妙真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,再次开口:“难道你自己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什么呀!”

    见他们一直故弄玄虚,我有些生气,语气也没此前那么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体内藏着另外一个人!不!不是人……”

    妙真直言道。

    她这么说,我已经明白什么意思,但四周都是刑警,这事不合适声张,于是悄悄对着妙真和道济使了个眼色,俩人似乎秒懂,朝我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死了,至于雇佣他的人是谁,这个就是你们的事啦!”

    道济转身对秦主任轻声道,话语里透着疲惫。

    秦主任毕竟见过世面,看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尸体,视线又扫过道济和妙真的脸,最后定格到了我的脸上,似乎要说什么,但张了张嘴,并没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那是,还要好好谢谢两位大事——改天啊!我先处理这案子。”说罢,秦主任转身让人把三具尸体带回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妙真说:“我看这人不像是西洋人!”

    “奥!师姐是怎么看出的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注意到他脖子上有个纹身,是个“姬”字,据我所知,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黄河上还游荡着一类自称‘守河人’的组织,这类人时代定居在黄河上,既不打家劫舍,也不打鱼摸虾,而是靠给人算卦生活,他们十分讲信用,每次都是等到自己算的卦灵验后,才登门收钱——当然所收的钱价格也不低!”

    道济就坐在我身侧,他低沉沉思了片刻,还是摇了摇头,表示没有听过这名字。

    “当然巡河人是他们自己内部的称呼,而且只有组织里的人才知道这个神秘组织守护的到底是什么——他门组织还有另外个称谓,叫做赊刀人!”

    “赊刀人?黄河赊刀人!”

    道济猛地抬起头,显然听过这名字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可是黄河赊刀人不是已经绝迹啦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清楚——我知道他们组织的标志,便是脖子上有个“姬”字纹身,据说是用一种用特制的水草配制的药水,再用特殊方法纹上去的,一旦纹上,一辈子都去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黄河剪刀人怎么会成为西洋术士呢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十年动荡时期,他们没法生存下去,才到了西洋国家吧!”妙真叹息道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上的秦主任一直听着,此时才忍不住回头插嘴问:“这些年,国内就没出现过你们说的这种……这种赊刀人?”

    俩人几乎同时摇了摇头,随即妙真解释:“大约在六十年代末,随着国内局势的改变,赊刀人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,至此没有一点音讯。”

    听完后,秦主任长叹一声:“看来这幕后的老板不简单呢!”

    我毕竟也干过几天刑警,虽然当时没具体干什么刑警的活,此时看到秦主任脸上的奇怪表情,忍不住问:“怎么,凶手都抓住

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体内的东西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